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燕赵英雄儿女传奇之入警署送情报 behyrhwh

七七事变,日寇铁蹄踏过卢沟桥,入侵华北。   

  国难当头,河北安平县德高望重的绅士邢玉祥,经公选但任了安平县抗日政府的首任县长。   

  随后,他又把两个儿子先后送到了八路军的部队。   

  那年,邢玉祥的三儿子邢燕只有十岁,还在读小学一年级。   

  他受父亲和兄长的影响,心中早早就打下了抗日救国的烙印。   

  1938年初,日寇经保定向南进犯,安平县全民抗日热情高涨。   

  读二年级的邢燕拿起铁锹,跟老师、同学一起前往城西的大车道,破路阻敌。   

  但没过多久,日军还是占领了安平县城。   

  他跟随父亲邢玉祥举家迁出县城,借住在他大姐的婆家。   

  随后,日军开始对安平周边的村庄进行扫荡。   

  他说:“有一次鬼子扫荡时,大部分人已经提前撤离,但还有一些乡亲没来得及走,就被鬼子包围了。”   

  等鬼子撤走后,他跟老师赶到村东的那片树林时,地上已经血流成河。   

  同班的14名男、女同学被绑在大树上,这些同学们死得很惨,全是被鬼子用刺刀刺死的。   

  “日本鬼子就是魔鬼,他们连十几岁的小孩儿也不放过。”他说。   

  我们把死去的同学安葬之后,他暗下决心,誓死要把鬼子赶出中国。   

  之后,他加入了村里的抗日先锋队,那年他刚满12岁。   

  于是,村口总能看到他拿着红缨,检查过往行人路条的身影。   

  “村里稍微岁数大点的都参加八路军了,我虽然年纪小,但也想为抗日出点力。”他说。   

  从那一刻起,他便走上了抗日的道路。   

  他说,鬼子在敌占区逼着孩子们学日语,而他们则抓住一切可以学习的机会学习汉语。   

  “学校环境非常艰苦,老师常常拿着砖头在土坯墙上给我们上课,我们则拿着树枝在地上学写字。”他说。   

  我们当时心中只有一个想法,那就是誓死不做亡国奴。   白癜风能治好吗

  1942年,“五一”反扫荡结束后。   

  冀中军区司令员吕正派人给邢燕年近七旬邢玉祥送来一封信。   

  信中说希望老人家能全家搬迁到石门(现石家庄),借商人的身份,建立抗日地下联络站,为八路军搜集日伪军的情报。   

  “老父亲没有丝毫犹豫便接受了组织上的这项任务,带着我们一家老小经束鹿(现辛集),乘坐火车来到了石家庄。”他说。   

  他们全家租住在石家庄西花园仁义里10号的一处独院内,这处独院前后共有八间房,南面的四间房我们全家住,北边的房给父亲的一些朋友住。   

  他说,起初他根本不知道父亲的身份,更不知道住在家中那些陌生的叔叔都是地下党。   

  随后,15岁的他经父亲的熟人介绍来到石家庄的铁路大厂当起了工人。   

  由于岁数小我只收拾一些零活儿,却可以接触到很多铁路线上的异常情况,所以家里住着的叔叔们(地下党)每天都会问我厂子里的情况。   

  后来他才明白,父亲是让他去搜集铁路线上的情报。   

  有一天,邢燕刚到厂里上班,带班的就让他给大厂驻扎日本鬼子的值班室内送热水。   

  当时,值班室内有三个鬼子兵。   

  一名鬼子军官正在看书,两名鬼子兵在喝茶、聊天。   

  两个鬼兵看到我拎着水壶,便让我过去给他们倒水。   

  他强忍着怒火给鬼子倒水时,其中一名鬼子竟然用手敲打他的脑袋。   

  他心中积攒的怒火瞬间爆发了,把水壶扔在了地上,朝着那个鬼子肚子上就是一拳。   

  “我还大声喊了一句,‘打头,不行!’”他说。   

  那个鬼子被他打得嗷嗷叫,捂着肚子围着屋追赶他。   

  他喊出的那句话,被旁边看书的鬼子军官听到了。   

  他放下书,问我:“你今年多大了?”   

  那名军官得知我只有15随后,对我说:“15岁还是小孩,17、18岁就要当八路军杀头。”   

  第二天,邢燕便辞掉了铁路大厂的工作。   

  1944年6月,邢玉祥和住在家北屋的乔世模商议,通过关系让16岁的邢燕到日辖的伪警察署,做收发室的传达员。   

  “也就是在那时,我才知道父亲和乔世模叔叔都是地下党员。”他说。   

  那一次,乔世模公开告诉他,自己是地下党的支部书记。   

  他并且还嘱咐我,“参加地下抗日工作,要绝对保密,不允许对外暴露身份。”   

  到伪警察署报道后,他穿上了伪警服,主要负责每天给日伪军的机关送达文件、信件。   

  “每天都要给鬼子的西兵营、北兵营、宪兵队、特务队,以及伪军保安团、警察分属石家庄白癜风专家有哪些送信。”他说。   

  这些信件中时常有敌人的兵力部署、弹药装备情况以及日伪军近期的作战计划等重要情报。   

  他在送信的途中都会偷偷地把那些信件拿到家里,然后用湿毛巾将信件捂湿后打开,把信件中内容抄下来,再把信件装好、烤干后送去日伪机关。   

  抄录下来的情报,家中的交通员则会及时送到冀中军区。白癜风吃什么药好得快   

  另外,他还利用伪警察署的关系,给地下党和需要进城的八路军办理“良民证”。   

  同时,他还从一些为警察手中购买、弹药以及药品。   

  “穿着伪警服便可以随便出入城门,收集来的中科发布白癜风诊疗康复标准、弹药或者药品,一般都是由我运出城。”他说。   

  他经常是从一个城门口把“货”带出去交给接应的同志,然后再从另一个城门回城。   

  看城门的伪军问,我就说出去执行任务了。   

  后来出去次数多了,也就没有再问我了。   

  一年的地下工作,邢燕出色地完成了多次秘密任务,得到了冀中军区领导的肯定。   

  1945年6月,经地下党支部书记白癜风医院哪家好乔世模介绍,18岁的他正式加入中国。   

  日本无条件投降后,邢玉祥被反动派逮捕。   

  邢燕和家人连夜逃离,次日,他回到根据地继续从事交通员工作。   

  1947年石家庄解放后,跟随首任市长柯庆施第一批进驻石家庄。   

  1952年7月调任市卫生局秘书干事,1957年任石家庄市人民医院行政科长。  福建白癜风医院哪家好  

  完。
返回列表